新加坡真的危机四伏吗?总理李显龙罕见发声

2017-03-20 17:46 澎湃新闻
  • T大

原标题:新加坡真的危机四伏吗?总理李显龙罕见发声

刘秀云 编译

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罕见发声:不希望被迫在中美之间“二选一”。

李显龙3月1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(BBC)采访时表示:“如果中美间关系变得困难,我们的处境也将更加艰难。因为我们到时将不得不选择是与美国做朋友还是与中国做朋友。这真的很让人担心。”

如此坦率地谈论新加坡在中美之间的权衡,对于李显龙,实属罕见。

在去年12月的一次讲话中,李显龙曾警告称,如果中美关系紧张,新加坡将处于非常尴尬的立场。这个城市国家将中美两国都视为朋友,不想在这两国之间做出选择。

这次面对BBC的采访,李显龙不避禁区,谈了颇多敏感问题。

新加坡总理李显龙。本文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

新政治氛围对新加坡有多危险?

记者:尊敬的李显龙总理,您好。让我们先来谈谈目前的国际政治环境,特朗普现在是美国的总统,他谈及了国际保护主义,也谈及了要调查对美国不好的商业交易,这样新的政治氛围,对新加坡来说,有多危险呢?

李显龙:我们对待这些新变化,非常小心翼翼,我们的外贸总额是新加坡GDP的3.5倍, 也许是世界上最高的。我们与世界上很多国家,包括美国在内,签订了自由贸易协约,新加坡也很积极地参加世界贸易组织WTO,我们也很依赖于美国一手建立起来的自由国际贸易架构,自由的贸易往来、商业投资、经济等,这些在过去的时间里,让大部分的国家繁荣昌盛起来,美国的新总统特朗普回应了这些,我们需要谨慎对待他所要倡导的政策。

记者:当特朗普说世界贸易是历史上最大的工作岗位盗贼的时候,能谈谈您的反应吗?

李显龙:世界各国对这句话的反应都不一样,对于新加坡来说,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。对美国来说,他们的许多大公司本来就是国际化的,之所以能这么成功,也是基于其全球化的贸易,不过这个可能是美国部分人群的观点,也许特朗普反应的就是这一点。

记者:是一种担心?警告?

李显龙:这取决于他要做什么。

记者:特朗普的一个政策已经很明显在执行了,那就是让美国人远离太平洋的合作,而与新加坡的合作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如今,美国人不想再参与了。

李显龙:是的,对此我们很失望,因为之前我们都花了很多的精力去斡旋,是一个慎重而又艰难的平衡各方面势力的决定,美国和其他的国家都很坚决,谈判很艰难,从新加坡的角度来说,这个合作很重要,不只是从经济方面,参与国的GDP占到了世界GDP的40%,更重要的是国际战略方面,美国在亚洲的参与会让其对亚洲自然而然的感兴趣,更多的给予关注。

怎么处理好和中美间的微妙关系?

记者:那么美国人在亚洲参与的政策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?

李显龙:我认为,在这个事情上特朗普是在兑现他选举时做出的一些承诺,但是我不认为美国的行政管理机构会将美国撤出亚洲所有事务,撤出世界。相反,他说他想要更加强有力的参与。我们得看这又意味着什么。

记者:去年秋天的时候,在特朗普赢得竞选之前,您对《时代》周刊说如果美国退出TPP贸易协议的话,今后还让其他的国家怎么去相信美国?这不仅关乎到贸易,更关系到战略布局。

李显龙:事实上,美国还是非常强大的,这个决定很显然会让大家对美国的信任产生质疑,不过既然发生了,我们只能尊重这一决定。

记者:对于TPP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一些签署国,如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,宣布虽然没有了美国,但是他们不会取消TPP计划的,而日本呢,在我看来这个好像暂时不会启动。新加坡又持怎样的观点呢?

李显龙: 如果大家看法一致,除了美国,大家还愿意继续签署执行TPP,新加坡愿意是其中一员。而这个是否最终能实现,我不是很确定,尤其是日本为了美国退让了很多,如果有这样一个交易,日本人让步很多,而美国又不参与其中的话,政治平衡和经济平衡将洗牌,得重新达到新的平衡。所以我们也不会反对,但是我相信TPP很难实现。

当地时间2016年8月2日,美国华盛顿,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。

记者:亚太地区持续的紧张形势,以及特朗普宣称的“美国第一”的口号,以及保护主义的盛行,我认为对于新加坡来说,日子变得越来越难。

李显龙:如果美中关系恶化,我们的地位将非常尴尬,日子也会越来越难。那个时候,你必须选择是将中国作为盟友,还是美国,这是我真正所担心的。而如今,我们和中国,美国都是朋友,并不是说我们和双方就没有冲突,但我们只要是朋友,就可以不断改善关系,这也是我努力在做的。

记者:在现在的情况下,您认为中美关系在不断恶化吗?

李显龙:我认为双边关系是需要不断维护和持续关注的,在我看来,中国在努力的做到这一点,我也希望美国能够重视起这点,因为美国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关注和担心,比如欧洲,乌克兰,拉丁美洲等等,除非你专注在这个关系中,并坚持双边互惠互易,否则很容易出错。脱欧让英国更强大还是弊大于利?

记者:您刚才提到欧洲,那我们来聊聊欧洲吧,尤其是笼罩在英国脱欧的阴影中,如果您把英国作为一个经贸往来、投资国的合作方时,您认为脱欧是让英国变得更强大,还是会削弱其势力?

李显龙:我认为英国脱欧必定会削弱欧盟,还不确定是否会给英国带来损失。脱欧一样可以继续生存,但是在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,就会多了一道门挡在前面,你不可能停止和这些国家的交易,如果你不能影响这些国家,那么在世界上的话语权也会变弱。

记者:以下是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·约翰逊近期说的,让我们试着理解一下我们和欧盟所谈判的,世界并不是通过欧盟的三棱镜来看英国的,世界看到的是一个坚持自己权利的英国。从新加坡的角度来说,是这样吗?

李显龙:新加坡只是一个很小的国家,我们也在试着寻找通向世界的途径,我们发现加入区域合作组织对我们来说很有用也很有效,比如我们现在所在的东南亚国家联盟(ASEAN),这个组织不像欧盟那样有野心,并不是为了政治联盟或者经济统一而建立,但他却像救生艇一样让你的声音能够在世界上更有影响力。

记者:英国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最近来新加坡了几天,您见到他了吗?

李显龙:这次没见,之前见过他。

记者:不过他会见了您的外贸大臣。英国现在非常渴望开展和远方国家的贸易合作往来,很明显,新加坡是世界上的贸易国家,您认为新加坡做好准备了吗?准备好和英国谈判贸易合作?

李显龙: 这不是在谈判,我们很期待也很乐意做这个合作往来,我相信当英国准备好的时候,很多国家都愿意与其贸易往来,从美国开始,我们必须这样做。问题是,你是否在进行独立的贸易往来。

记者:如今在英国,有个非常激烈的辩论,那就是这种双边贸易该如何做,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和获得怎样的利益。反对派说如果我们去和那些寻找最佳贸易机会的国家做交易,我们绝对不能对他们的人权问题视而不见,让其在滥用职权的基础上仅仅寻求经济增长;有人甚至提到了新加坡,比如英国自由民主党领袖蒂姆·法伦(Tim Farron)提到,如果与新加坡进行秘密交易,特雷莎·梅必会引来一些新的问题,比如交易过程中保持自由言论的权利,您怎么回应这一言论?

李显龙:我在回答您任何问题的时候,并没有感觉到受限制啊。

新加坡

如果您的孩子同性恋怎么处理?

 记者:那下面让我们谈论一下标志和象征,如今的新加坡标志是什么?在未来您想将新加坡打造成怎样的一个形象呢?现在也有很多内部的辩论,比如您关于反对同性恋的法律,当前同性恋在新加坡仍然是非法的,根据宪法377A号条款,如果两个成年男性发生性关系,是一种犯罪行为。不过据我所知,新加坡司法机构对于这样做的男性,可以不进行起诉,那么您为什么不彻彻底底的把法律上这条禁令取消掉,作为这个国家一个转变的象征呢?

李显龙:这其实是一个社会价值观的问题,是英格兰维多利亚时代的观点的传承。

记者:我相信,如今的新加坡并不想成为英格兰维多利亚时期思想的象征,对吗?

李显龙:我们不是英国人,我们也不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人,不过我们整个社会在这件事情上还不是那么自由的,人们在此事的态度上已经开始转变,不过我相信如果就此事投票的话,377A条款例仍然会得到公民的拥护。

记者:您已经掌权12年多了,作为国家的领袖,导引民众不应该是您的职责吗?让民众意识到新加坡要进行相应的转变,去适应现如今的社会道德。

李显龙:在社会道德方面,我认为政府的作用微乎其微,人们信奉某些观点,他们就会一辈子永远信奉下去。这是每一个国家都头疼的事情。

记者:那么我来问一个非常个人的问题吧,我不想让您觉得我很无礼。

李显龙:没事,您根本没有(无礼)。

记者:如果您自己的孩子或者孙子是同性恋,这会改变您对同性恋的态度吗?您那个时候是否会认为将同性恋定为不合法是不可接受的?

李显龙:我认为法律就在那里,即使把法律废除了,问题并不会因此就不存在了。如果我们回顾过去在西方发生的一切,比如英国,您们在1960年宣布同性恋合法,人们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也转变了,可即使现在,同性恋婚姻仍然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,在美国同性恋婚姻尤其受争议。在法国巴黎,他们甚至都有反对同性恋婚姻的游行。

记者:那您个人的观点是怎样的?您是否认为废除377A法令,会使事情变得更加公平一些?

李显龙:如果我个人没有这个问题,这就是一个非常容易的妥协,我准备好容忍这个法律,直到社会的态度发生了转变。

新加坡下一任领导人还是华裔吗?

记者:时间过得太快了,我快速的再问几个有关新加坡未来的问题,以及新加坡未来的领导问题。在2008年,您在一个采访中说新加坡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穆斯林,非华裔的,如今您还这样认为吗?

李显龙:我认为在选举问题上种族方面的考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。比如美国,尤其是在刚过去的这个选举里,在新加坡,现在的形式比以前好了很多,但是种族和宗教问题也随之来了。这都不是不可能的,我也希望有一天会发生。

记者:如今的新加坡准备好了吗?

李显龙:如果您是说明天(指近期)这个事情就能发生吗?我不认为。

记者:那我们换个说法, 您的副手们,如果有个人能力足够成为下一个总统,您认为他会选上吗?举个例子,比如尚达曼(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),我和他聊过,他从未想过自己成为新加坡总理,而民众调查结果显示,大部分新加坡人认为他是当选下一个领导人的最佳人选。也许到了重新考量一下的时候了?

李显龙:也许我是错的,新加坡人要选举的是一个他们认为能够和他们引起共鸣的人。

记者:可能是尚达曼先生吗?

李显龙:当然可能是尚达曼,大家在走到投票箱的时候,都要权衡和考虑。我想世界上,极少极少的国家在这样的重大投票面前,完全不考虑种族问题。

记者:对于新加坡来说,您的父亲统治了这个国家30多年,您又统治了12多年,您不认为如果新加坡离开李家,会变得非常艰难?

李显龙经过父亲李光耀的照片。 

2015年9月12日,李显龙庆祝大选胜利。人民行动党获得69.9%的全国平均得票率。

李显龙:没有人是永垂不朽的,我也会移交我的总理权力,也会有相应的接班人。

记者:总理先生,我又想问您一个私人问题,您去年出现了一些健康问题(两年前),您现在恢复健康了,我们也知道您现在健康状况很好,您认为您会一直掌权下去吗?

李显龙:不是的,我曾经说过很多次了。

记者:那您将怎样选择您的继承人呢?您父亲曾说选择合适的继承人是非常重要的,您也说过。

李显龙:这是世界上最难的工作,我组建了一个团队,有着年轻的大臣,他们大都介于40-50岁之间,他们都是很有能力的人,也需要一起团结工作,需要赢得新加坡人的信任,同时,他们也需要尽力辅助和支持他们的领导。

记者:您会选择这个领导人吗?

李显龙:我不会的,他们需要自己决定愿意为谁去效劳。如果我为他们选择了一位领导人,结果他们都不愿去效力,都要辞职,那将是新加坡的末日。

责任编辑人:王天祥 PX035
热点新闻
精彩推荐
上拉进入智能版

手机凤凰网 i.ife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