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/0

左滑进入下一图集

0/0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“刀片先在脚上划开伤口,主人接着在上面撒一层辣椒粉。”来自贝宁的July回忆起被当做奴隶虐待时说道。据统计显示,全球约有550万名儿童仍被当做奴工。其中,贝宁这个地处西非中南部、与尼日利亚为邻的国家,每年就有至少10万名儿童被拐卖运至尼日利亚等国。他们或沦为仆人、街边小贩,或在农场和矿场受到奴役。Sergio Ramazzotti/摄(凤凰独家编译整理)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被拐卖运至他国做奴工的孩子,有些被父母以低至30美元(约193元人民币)卖给人贩,随后再以100美元(约640元人民币)卖给主人家。图为被拐卖的孩子们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贝宁,人口贩卖之所以猖獗,与其边境控制有关。据了解,贝宁与尼日利亚的边境被部分腐败的警察系统所控制,人贩们能轻而易举地将儿童运走。图为两个被拐卖的孩子被解救后交给警察。警长Akodjenou Waidi向他们询问情况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大多数孩子作为童工为尼日利亚人服务,其中不乏有从主人家逃离出来的流浪儿童。年轻男孩被迫从事繁重的农活,如棉花和腰果种植。女孩则被迫从事家务劳动,以换取食宿。图为一个流浪儿童在市场收集金属碎片和丢弃的鞋子。他最终烧掉鞋子,以获取其中的金属,随后以一公斤30美分的价格卖出去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16岁流浪少年Gabin为一名做棕榈油生意的女商人打工。他被父母遗弃后,再被拐卖到尼日利亚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图为一群被水果商人临时雇佣的流浪少年。他们从2公里外的市场推着满载水果的货车回来。一趟下来,每个人能获得20美分(约1.2元人民币)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贝宁最大城市——科托努的Dantokpa市场,街头小贩们在大雨中用塑料袋躲雨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Dantokpa也是西非最大的市场之一,人贩们也经常在这寻找容易被拐走的流浪儿童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一个流浪在尼日利亚边境的儿童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三个流浪儿童为维修师傅打工清洗摩托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一个流浪儿童躺在货车上歇息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19岁的July Hodonou在5岁被父亲卖给人贩,随后又被运到尼日利亚后成为童工。被卖做奴隶的这些年,他身心备受虐待和折磨。主人用刀片在他的脚上划开伤口,撒上辣椒粉。然而,July仍然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。一些没被带到尼日利亚工作的人最终被处死,他们的心脏与头脑被用于传统的黑魔法仪式。如今,July结束了他的学徒生涯,成为一名裁缝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被拐卖至他国的儿童一般终生不会回到老家。一些设法从主人家逃离的儿童,会向诸如鲍思高(Don Bosco)等慈善组织求助。鲍思高目前已为一部分流浪的孩子提供临时性庇护所。图为在鲍思高的流浪少年们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其中一处庇护所接纳了大约90个孩子,并为他们提供食物与住处。在庇护所待了一晚后,孩子们能自由回到街道,继续以工作或偷盗为生。图为流浪少年Seme Krake在鲍思高庇护所。他左手的疤痕是因为主人虐待和工作造成的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鲍思高庇护所相信,赢得孩子信任是初步阶段,说服他们不再流浪,找份工作好好生活才是最终目的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一个在鲍思高庇护所的流浪少年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流浪孩子们在庇护所看电视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鲍思高庇护所,一群流浪少年在玩游戏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庇护所,三个流浪少年在玩牌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科托努Dantokpa市场, Christophe Dossa(左2)被鲍思高安排去教育疑似人贩代理的年轻人。Dossa在街上经常巡视,并与孩子交谈,告诉他们被拐卖后有哪些风险。另外,他还提醒一些低级罪犯,说服他们放弃还未实施的犯罪活动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    在海边,流浪少年们把漂在海上的黄色塑料瓶带上岸,这些瓶子装着走私汽油。由于船只装载太重无法靠岸,走私者们只好在离岸数百米前把瓶子扔下海。随后,走私者再以每个4美分的价格从孩子手中收购回来。据了解,孩子因搜集汽油瓶而溺亡的事故时常发生。

  • 贝宁的儿童奴工

点击查看更多文章
展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