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/0
0/0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近年来,曾动辄售价千万的藏獒神话破灭,寄希于獒市捞金的人们逐渐抛弃了手中的藏狗。无家可归的藏狗游荡在寺庙、街道和村庄。它们袭击路人,传染疫病,猎杀家畜,甚至与雪豹抢食。去年11月,囊谦县一位8岁的女童,遭流浪狗袭击身亡。曾经以忠勇著称的藏狗,已然成为高原灾害。民间和政府一同建起流浪狗收容所,号召牧民领养。但数量庞大的流浪狗群,让收容所“越收越多”或“资金不足”的困境。更残酷的一幕幕仍在继续,有目击者称,曾在一流浪狗收容所内,见到一只狗叼着另一只狗的后腿——“狗吃狗在大型的收容中心比较常见。”图为毛庄乡收容所的流浪狗。来源:北青深一度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在青海省囊谦县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,巴加站在台上,用手里的铁锨敲出声响。台下,数百只藏狗四面蜂拥而来,争先恐后地涌向场内的7条食槽。几分钟后,食槽并无食物流出,众犬开始直勾勾地望着巴加。半晌,仍无一离去。这里至少收养着六百只流浪藏狗,每天至少需面粉850斤。对食量巨大的藏狗来说,需要夏季两餐,冬季一餐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17岁的藏族学生江央才加记得,他在苏莽寺读书的近5年间,最多的时候,寺庙周围至少游荡着500只流浪藏狗——“狗和人一样多”。“晚上随便扔个吃的下去,都会引发一堆狗争斗,特别吵。”六年级的普措南加,如此描述流浪狗群的庞大和饥饿感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8月20日,记者站在半山俯瞰毛庄乡,发现在其中一条街道上或趴或走着5条流浪狗,临近道路上也有零星的流浪狗游走,偶尔传来几声犬吠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期间,一名小学生在看到一只流浪狗呆立于路边后,捡起一块石头,猛地砸过去,流浪狗仓皇逃离。10分钟之内,共有两名小学生在各自遭遇流浪狗后,丢出了石块。在毛庄乡街道及附近荒地走访,共计发现约20只流浪狗,它们大多胆怯,逢人便躲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毛庄乡乡长东塔介绍,当年乡政府和当地的苏莽寺各出资约20万,发动民众义务劳动,在距苏莽寺约1公里的路边,建起了一座面积约50亩,由铁丝网圈成的流浪狗收容所。这是玉树州首个政府和寺院合建的流浪狗收容所。收容所建成半个月内,约1200只流浪狗被送入其中。为避免流浪狗再度繁殖,收容所雇人给母狗做了绝育手术。之后,毛庄又多次将残余的流浪狗抓至收容所,集中喂养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据了解,因生病等原因,收容所现有流浪狗数量有所减少,但现场估算至少有600只以上。巴加表示,收容所狗食有大米、糌粑、狗粮和剩饭。并雇有工人,除为流浪狗煮食外,还在周边寺庙、政府学校和餐厅收集剩饭,供流浪狗食用。即便这样,收容所每月仍要消耗2万元的粮食。这笔开支,主要由苏莽寺承担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除供给狗食,收容所还要负担2名工人的工资。最初,每名工人月薪3000元。工作强度太大,两年间,已有6名工人辞职。因收容所负担重,工人月薪也降至2500元。东塔表示,有时农牧或上级部门会给狗场一些粮食,但数量有限。乡里仍有一批流浪狗需抓,但送入狗场又会增加寺庙负担。乡里也曾想过将流浪狗杀掉或卖至外地,但遭到信奉不杀生的当地群众的反对。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由此陷入困局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被流浪狗“包围”的寺院,还有青海久治县的白玉寺和甘德县的夏日乎寺等。最多时,两寺周围分别有上千只和200多只流浪狗。在青海玉树、果洛二州多处寺庙,也多有流浪藏狗游荡的身影。但流浪狗并不仅仅聚集在寺庙周边。

  • 藏獒经济崩盘 高原上万流浪狗“成灾”

    图为毛庄乡收容所的工人正在为流浪狗喂食。

点击查看更多文章
展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