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/0
0/0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,可是陈建奇却正好因为父母去世更难离家。十年来,每天早上不到4点,他就不得不起床挤羊奶、喂鸡、做家务。干完这些,天色往往已经泛白,来不及歇口气,他又得赶紧去叫两个智障兄弟起床,帮他们穿衣、洗脸。然后生火做饭。匆匆吃了早饭,他还得下地干活。如此日复一日,几乎每天都处于这种高速运转的状态下,只为兑现父亲离开时的一句嘱咐:无论如何要照顾好俩兄弟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陈建奇是蓝田县蓝桥镇圪塔庙村人。因为十年如一日地照料着两个有智力障碍的兄弟,别说出门打工,就是出趟村都是一种奢侈。最终只能土里刨食的他逐渐沦为村子里的贫困户。“他这两个兄弟,一个三级残疾,一个四级残疾,2007年以前都是他父母在照顾,07年两位老人先后去世,他就接过了照顾这两人的接力棒。”提起陈建奇,邻居们都十分感慨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“那时候他媳妇刚因病去世两年,家里欠了不少债,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娃,日子过得本来就恓惶。村上、镇上想帮忙把这弟兄俩送去福利院,但陈建奇就是不愿意,说他爸临走前专门交代了,要他照顾兄弟,他不能把他们送出去。”就这样,陈建奇坚持了十年。近几年,在各种政策的帮扶下,他的日子才逐渐好过起来,家里养了3头牛,8只羊,4只鹅,64只土鸡和20箱土蜂。院子里角角落落都被他利用起来,简直像是一个小型动物园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“我这情况,出门打工不现实,在家里养这些最合理。”陈建奇得意的讲述他的“合理”安排,“每天,照顾两个兄弟吃完早饭后,我就赶着牛羊上山,之后下地干活。中午1点半左右做午饭,吃完饭后干家里杂活。晚上7点半再给他们做顿饭。饭后给牛羊铡草,准备过夜饲料,晚上11点多睡觉。.一天的时间刚刚好。”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不光勤快,为了付出能得到更好的回报,陈建奇积极参加镇上组织的各种技能培训,自学摸索养蜂、养鸡技术。如今,他成了村里养蜂的“土行家”,时常有养蜂户前来取经。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回报也是丰厚的。陈建奇算了一下他今年的收入:20箱中蜂产蜜100斤,收入4000元;3头牛市场价15000元;16只羊卖了8只收入6000元,剩余8只,每天产奶能卖24元。近期,60多只鸡也开始下蛋了,摘掉贫困的帽子指日可待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不光勤快,为了付出能得到更好的回报,陈建奇积极参加镇上组织的各种技能培训,自学摸索养蜂、养鸡技术。如今,他成了村里养蜂的“土行家”,时常有养蜂户前来取经。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回报也是丰厚的。陈建奇算了一下他今年的收入:20箱中蜂产蜜100斤,收入4000元;3头牛市场价15000元;16只羊卖了8只收入6000元,剩余8只,每天产奶能卖24元。近期,60多只鸡也开始下蛋了,摘掉贫困的帽子指日可待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陈建奇的兄弟一个比他大两岁,一个比他小两岁,两个人几乎都没有言语,智力仅相当于几岁的孩子。11月12日中午,笔者在陈家见到他们时,他们一个抢着帮陈建奇烧火,一个牵着院子里的狗怕它见到生人发狂。

  • 父亲临终一句嘱托 他照顾俩兄弟十年没出村

    老陈说,两个兄弟虽然智力低下,但也懂得心疼人,常常想帮他干活,虽然每次都做得乱七八糟。“烧个火能把柴火从灶里掉出来,差点把厨房点了。上山放个牛牛跑了让我要找几个小时,但我知道,他们心里都是想替我分担。”

点击查看更多文章
展开